十二月卅日·风

几分钟之后就是二零一九年的最后一天,我有点茫然。具体或者真实地讲,是每一年,打开这个网页,写下这个日期的时候,都很茫然。

我越来越没有想要表达出来的想法,或许是因为生活中的很多痛苦,都已经不得不一再面对过,以至于不会觉得惊讶和特别,也已经认同了痛苦带来过的冲击,以及这些被冲击后残留下来的东西。我不想再思考它们,慢慢的快要停下了。这是不是很可怕?曾经我可能害怕过自己会停下来,但是如果时间不会,即使今天的我停下,也只能走到明天去。

我常常有一种感觉,活着像是在挣扎,在痛苦,但又像是平静和冷漠的样子。但生活往往是别人,是一个冰冷的旁观者。它绝不慷慨,绝不松开握紧的手,吝啬于从它指缝中散失的,而我苦苦渴盼的东西。我被迫既安于现状,又痛恨它。

我变成了什么样子,我好像知道,但又在掩耳盗铃。这真是一个精致的成语。希望明天后天的我能稍微比今天更真实一些。毕竟不论别人,我也已经听到铃声了。

我没有更多话好说了。所有这些有过的东西,就让它们随便过去吧。只有现在这一秒,这一秒钟,是我真正存在的。

2019-12-31 于深夜

Comment (1)